• <mark id="o2727"><strong id="o2727"></strong></mark>
      1. <mark id="o2727"><var id="o2727"></var></mark>
        槽式太陽(yáng)能
        您的當前位置: 首 頁(yè) > 新聞資訊 > 媒體聚焦

        聯(lián)系我們

        企業(yè)名稱(chēng):山東中信能源聯(lián)合裝備股份有限公司

        營(yíng)銷(xiāo)中心

        聯(lián)系人:李經(jīng)理

        聯(lián)系電話(huà):13562895988

        郵箱:Lixiucheng@beaconergy.com


        聯(lián)系人:張經(jīng)理

        業(yè)務(wù)熱線(xiàn):18354808866

        郵箱:zhangwenqing@beaconergy.com

        地址:山東省泰安市泰山工業(yè)園區碧霞湖南路67號



        20190524111914_604.jpg

        《解放軍報》-走上雪域高原 “云天寒哨暖流涌動(dòng)”——從四個(gè)視角觀(guān)察冬季哨所

        發(fā)布日期:2022-12-06 作者:beaconergy 點(diǎn)擊:

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通往無(wú)名湖哨所的路。

          編者按

          從北京到拉薩,3000多公里,乘飛機需要航行5個(gè)多小時(shí)。

          從拉薩到西藏山南某邊防團,數百公里,開(kāi)車(chē)有時(shí)要走3天。

          從山下的連隊到無(wú)名湖哨所,直線(xiàn)距離5公里,每次上哨送物資,戰士都要攀爬3個(gè)多小時(shí)。

          年終歲尾,無(wú)名湖哨所迎來(lái)大雪封山的寒冷冬季。對于駐哨的官兵來(lái)說(shuō),這是一段孤寂漫長(cháng)的日子,長(cháng)達半年的風(fēng)雪將一切阻隔在山外,雪山環(huán)抱中的哨所似乎超越了普通意義上的遠方。

          新時(shí)代十年,邊防變化日新月異。路通了,燈亮了,哨樓更暖,信號更廣……在被風(fēng)雪阻隔的山的這邊,在靠近祖國邊防線(xiàn)的偏僻之地,昔日的雪海孤哨如今換了新顏。正如一位邊防戰士所說(shuō):“所謂遙遠,可以分為兩種,一種是地理上的,一種是心理上的;地理上的遙遠與寒冷難以改變,但恰恰也是因為這種遠與寒,讓我們更容易感受到時(shí)代的變遷,感覺(jué)到春天的溫暖?!?/span>

          邊關(guān)不遠,雪山不寒。邊防官兵的“心”,永遠與祖國的發(fā)展同頻共振。挺立在風(fēng)雪哨位上,他們身后的萬(wàn)家燈火與頭頂的星光漸漸融為一體,化為一片璀璨。下面,就讓我們跟隨記者的腳步走進(jìn)雪域高原哨所,感受這個(gè)冬天的別樣的溫暖。

          視角一 雪山有路 方位 無(wú)名湖哨所

          “團圓路”:穿越風(fēng)雪來(lái)相聚

          奔向遠方的哨所,她跋山涉水,一路追尋——夢(mèng)里這一幕,令卯建敏淚濕枕巾。

          卯建敏的未婚夫叫張鵬威,是西藏軍區無(wú)名湖哨所二級上士。去年至今,哨所任務(wù)繁重,張鵬威2次推遲了婚期。雪花飛舞,一年又要過(guò)去,張鵬威向愛(ài)人許諾:相聚在這個(gè)春節。

          “大雪封山,能否如愿?”卯建敏的擔憂(yōu)不無(wú)道理。對于這座矗立云端的哨所,她早就在關(guān)注。無(wú)名湖海拔4520米,四季風(fēng)雪不斷,每年大雪封山達半年之久。和張鵬威相戀之初,卯建敏就聽(tīng)說(shuō)這么一句“順口溜”:“旺東的霧,無(wú)名湖的路,邊防官兵云端住?!?/span>

          從字面意思不難理解:旺東霧大,無(wú)名湖路難走。她還聽(tīng)張鵬威在電話(huà)里說(shuō),哨所建成至今,冬季來(lái)到無(wú)名湖探親的軍嫂,5個(gè)手指頭都能數得過(guò)來(lái)。

          2019年底,張鵬威有過(guò)一次“被困無(wú)名湖”的遭遇。一場(chǎng)暴雪不期而至,通向外界海拔5000米的山口被積雪覆蓋。手里攥著(zhù)已批復的休假報告,他只得望雪興嘆。

          一等數日。雪后天氣轉好,經(jīng)請示團里同意,張鵬威和中士熊成雪中同行,從一條羊腸小道繞山而出,這才踏上了歸家旅途。

          大雪阻路,團圓不易——并非只有駐哨的軍人品嘗過(guò)這種酸澀。

          那一年春節前夕,軍嫂冷冬梅千里迢迢到無(wú)名湖探親,被大雪攔在半路上。她的丈夫、一級上士周添保,趕緊向上級報告。團隊出動(dòng)裝載機,推通10余公里的雪道,夫妻倆才得以團圓。

          冷冬梅是無(wú)名湖在冬季迎來(lái)的第一位軍嫂。那個(gè)春節,她在哨所度過(guò)了一個(gè)真正的團圓年。今年進(jìn)入11月,風(fēng)雪襲來(lái),海拔5000米的山口再次被封?!澳氵€下得了山嗎?”面對卯建敏的擔心,這次張鵬威肯定地告訴她:“我一定會(huì )如期返家,你不用擔心?!?/span>

          問(wèn)君歸期必有期。原來(lái),就在今年夏天,無(wú)名湖環(huán)線(xiàn)公路開(kāi)通,徹底結束了哨所大雪封山的歷史?;丶姨接H的報告很快得到上級批準。坐在大客車(chē)上,望著(zhù)車(chē)窗外的雪山,想象著(zhù)這條向遠方延伸的公路連接著(zhù)家鄉和愛(ài)人,張鵬威心里暖意融融。

          無(wú)名湖哨所臨山壁而建,官兵徒步登哨頗為艱難。張鵬威記憶中,幾支施工隊前來(lái)勘探都“搖頭折返”。2020年在各級協(xié)調推進(jìn)下,大型工程機械崖壁鑿路,機器轟鳴響徹雪海云天。

          經(jīng)過(guò)2年多建設,無(wú)名湖哨所官兵的“團圓路”終于打通了?!跋乱徊?,天路環(huán)線(xiàn)還將鋪成柏油路,哨所官兵出行將更加便捷?!甭?tīng)著(zhù)張鵬威的介紹,卯建敏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了她的憧憬——那天邊的無(wú)名湖哨所,一定會(huì )和她在不久的將來(lái)相見(jiàn)。

          視角二 綠色餐桌 方位 國色芒色哨所

          “夢(mèng)工廠(chǎng)”:綠色蔬菜扎了根

          國色芒色哨所有個(gè)“夢(mèng)工廠(chǎng)”。車(chē)還沒(méi)到哨所,記者就聽(tīng)到了這個(gè)新名詞。同行的哨所官兵解釋說(shuō):“這是一個(gè)播種希望的‘夢(mèng)工廠(chǎng)’?!?/span>

          屋外冰天雪地,“夢(mèng)工廠(chǎng)”什么樣?哨長(cháng)楊再軍故意賣(mài)起關(guān)子:“走,看看就知道了?!?/span>

          上等兵賈耀鵬是哨所新任種植員。他說(shuō),初到哨所,原以為眼前只能望到一望無(wú)際的白色。沒(méi)想到的是,第一頓午餐就看到了綠,餐桌上的火鍋冒著(zhù)熱氣,兩盤(pán)誘人的綠色蔬菜被端了上來(lái)。吃上一口涮好的萬(wàn)年青,新鮮感沖擊著(zhù)味覺(jué)……這個(gè)從小在內蒙古長(cháng)大的小伙子,體會(huì )到了別樣的滿(mǎn)足。

          一邊說(shuō)著(zhù),賈耀鵬一邊帶記者走進(jìn)哨所旁的“集裝箱方艙”。方艙里春意盎然,空心菜、小白菜等綠葉菜,被精心栽種在水培營(yíng)養液中,一棵棵長(cháng)勢良好。

          2019年哨所建成這座方艙,誰(shuí)也沒(méi)想到雪山哨所能種活10多種蔬菜。兩年多來(lái),賈耀鵬和戰友小心翼翼地守護著(zhù)菜苗,在這個(gè)“方寸天地”之中,用汗水換來(lái)了豐收,一個(gè)個(gè)綠色的夢(mèng)想在這里放飛。這里,也就成了官兵口中的“夢(mèng)工廠(chǎng)”。

          “自己種菜自己收,‘夢(mèng)工廠(chǎng)’的蔬菜很‘治愈’!”楊再軍說(shuō)。

          記者瀏覽“哨所日志”發(fā)現這樣的記錄:全年有200余天被大霧籠罩,土壤容易滋生真菌,加之天氣嚴寒,哨所駐地很難種活蔬菜。哨所還流傳著(zhù)“扛著(zhù)菜地追陽(yáng)光”的故事——

          許多年前,哨所官兵買(mǎi)來(lái)菜種栽種在廢棄彈藥箱中,趁著(zhù)太陽(yáng)露臉的間隙,追著(zhù)讓這些“寶貝”沐浴陽(yáng)光。

          彈藥箱里種出來(lái)的那點(diǎn)菜,看都看不夠,怎么舍得吃?冬季吃菜,只能靠官兵們輪流到山下連隊“背菜”。二級上士李進(jìn)回憶,連隊駐地與哨所直線(xiàn)距離5公里,單程卻要攀登2個(gè)多小時(shí)。2017年夏天,山上滾落的巨石堵住了官兵的“背菜路”,時(shí)任哨長(cháng)高貴鴻帶著(zhù)2名戰友,艱難繞行小路,直到天黑才把鮮菜背進(jìn)哨所。

          種活菜,就這樣成了一茬茬哨所官兵的心愿。2019年9月,上級邀請種植專(zhuān)家對哨所的溫度、濕度、含氧量等數據進(jìn)行考察論證,成功引進(jìn)“無(wú)土栽培”技術(shù),建設新型“植物工廠(chǎng)”,讓昔日夢(mèng)想成為現實(shí)。

          也是在那一年,經(jīng)過(guò)“競聘”,哨所下士徐海金成了首任“種植員”,派往南京學(xué)習無(wú)土栽培技術(shù)。他掌握了光線(xiàn)強度調節、營(yíng)養液濃度調配、方艙溫度控制等技術(shù),回到哨所大顯身手,種活第一茬蔬菜。

          有了第一茬,就會(huì )有第二茬,徐海金的種菜技術(shù)出名了,他從哨所調到了連隊,又從連隊調到了團里,當起了“種植教員”?!皦?mèng)工廠(chǎng)”也在更多哨所落戶(hù),放飛更多綠色的夢(mèng)想……

          視角三 冬季色彩 方位 崗拉哨所

          “陽(yáng)光棚”:花開(kāi)花落花常在

          寒冷的冬天,崗拉哨所的君子蘭開(kāi)了。

          手機屏幕上,千里之外的老兵汪澤昆,第一時(shí)間看到了這張照片。同一時(shí)刻,崗拉哨所一片冰天雪地,走下值班崗位的下士張浩斌正對著(zhù)手機,迫不及待地向汪澤昆報告這一消息。

          有花為伴,守哨的歲月多了幾許顏色。今年9月服役期滿(mǎn),汪澤昆選擇脫下軍裝、返回大學(xué)繼續完成學(xué)業(yè)。揮手道別之際,這位大學(xué)生士兵向同年兵張浩斌千叮萬(wàn)囑:哨所的花要照顧好……

          退伍離隊,除了朝夕相處的戰友,讓汪澤昆牽掛的就是哨所的“盆栽”了。當年穿上軍裝,老兵把“雪山花開(kāi)”的重任交到汪澤昆手上,他怎能忘記?

          “崗拉”藏語(yǔ)意為:高大的雪山。哨點(diǎn)海拔4820米,是西藏山南軍分區海拔最高的駐兵點(diǎn)。這里風(fēng)大,哨所周?chē)挥惺^,寸草不生。夏天巡邏歸來(lái),汪澤昆驚喜發(fā)現,山下石縫里開(kāi)著(zhù)一簇黃花。

          挖出小黃花,放在懷里,他把花帶回了哨所。

          崗拉的風(fēng)雪沒(méi)有一絲柔情。那晚,官兵睡得正酣,只聽(tīng)“嘩”的一聲,鐵皮房頂“開(kāi)了天窗”,睡在上鋪的戰士辛國驚醒了,簌簌雪片落在他的額頭。

          官兵們披衣而起,打著(zhù)手電,在距哨樓約40米的地方找到“不翼而飛”的鐵皮頂,大伙兒折騰到半夜才修好房頂。那一夜,官兵們傷心了——大家移栽的“盆栽”都被凍死了。

          “花開(kāi)花落花常在”——這是哨所官兵的大心愿。汪澤昆沒(méi)想到,他會(huì )成為那個(gè)留住春天的人。在他的建議下,第一批“盆栽”從山下連隊帶上哨所。這些綠植中,格?;ㄗ钍芄俦矏?ài)。但美好的事物總是金貴,一夜風(fēng)雪突襲,“花仙子”都被凍蔫了。

          這可把汪澤昆心疼壞了。他把烤火爐抬到花盆旁邊;休息時(shí)在網(wǎng)上瀏覽、翻閱書(shū)籍,熟悉花的生長(cháng)習性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在官兵精心繁育下,格?;ńK于開(kāi)枝散葉,落戶(hù)哨所。

          之后,汪澤昆又在網(wǎng)上購買(mǎi)了4袋矢車(chē)菊種子,賣(mài)家承諾的“四季開(kāi)花、撒土就活”讓他興奮極了,那天晚上,他做了一個(gè)花海的夢(mèng)。

          矢車(chē)菊嫩芽也順利地破土而出。這個(gè)消息被團領(lǐng)導知道了,一個(gè)月后,“陽(yáng)光棚”在哨所投入建設。打那以后,官兵在訓練巡邏之余,有了一個(gè)休閑的好去處。大家都說(shuō):“陽(yáng)光棚,可以為心情遮風(fēng)擋雪?!?/span>

          今年初,團里為哨所裝配新式集裝箱板房,君子蘭、七葉蓮、龍須樹(shù)、金邊吊蘭、文竹等這些以往在高原鮮見(jiàn)的綠植,相繼在哨所落戶(hù)。一簇簇花兒、一棵棵綠植,映照著(zhù)窗外的風(fēng)雪,成為了一道新景觀(guān)。

          受汪澤昆影響,張浩斌也加入“護花使者”行列。哨所土壤不肥沃,他便借下山之機,螞蟻搬家似的從連隊背回土壤。入冬前的一場(chǎng)大雪,讓張浩斌驚出一身冷汗。風(fēng)雪狂舞,眼看積雪越來(lái)越厚,就要壓塌棚頂,張浩斌見(jiàn)狀連忙沖進(jìn)陽(yáng)光棚,將盆栽一一搬進(jìn)宿舍。

          得知張浩斌的細心,汪澤昆連連點(diǎn)贊?!暗饶阍倩厣谒鶗r(shí),一定讓你看到夢(mèng)里的花海?!笔謾C屏幕上,張浩斌的臉上溢滿(mǎn)幸福。

          視角四 供暖保障 方位 肖觀(guān)察哨

          “小太陽(yáng)”:暖到官兵心坎上

          大雪初霽,西藏軍區肖觀(guān)察哨官兵有的剛剛巡邏歸來(lái)。利用飯前時(shí)間,中士殷思遠走進(jìn)室內訓練場(chǎng),在跑步機上開(kāi)始鍛煉,不一會(huì )兒額頭上就溢出了汗珠。他干脆把外套一脫,穿著(zhù)體能訓練長(cháng)袖衫繼續奔跑。

          電話(huà)鈴聲響起,鏡頭那邊,母親的面容和藹可親。見(jiàn)兒子穿得單薄,殷媽媽關(guān)切地問(wèn):“哨所冷不冷?運動(dòng)之后要當心,別感冒著(zhù)涼?!?/span>

          “冬天哨所屋里很暖和?!币笏歼h邊說(shuō)邊調整手機攝像頭,給母親展示上級新配發(fā)的壁掛式電暖爐。

          觀(guān)察哨位于海拔4200多米的山口上,長(cháng)年風(fēng)雪肆虐。建哨之初,老一代守哨人艱苦創(chuàng )業(yè)。1995年冬天,時(shí)任連長(cháng)楊子進(jìn)帶領(lǐng)7名官兵背運物資,遭遇暴風(fēng)雪,戰士崔偉、隆元友、錢(qián)宇滑落山谷,身軀化作皚皚雪山。

          戍邊12載,二級上士賀新對哨所昔日的苦寒記憶猶新:每逢11月至翌年5月,哨所天寒地凍、呵氣成冰,夜晚蓋上3床被子,也覺(jué)得冷。

          2020年夏天,上級派工作組到哨所勘察。幾番考證后,決定采用新型太陽(yáng)能供暖系統為官兵冬季供暖。

          有了“小太陽(yáng)”,哨所房間冬天溫暖得像春天。歷時(shí)3個(gè)月工程建設,當年大雪封山前,新型太陽(yáng)能供暖系統正式落戶(hù)哨所,兩個(gè)60立方米的蓄水罐輕松滿(mǎn)足全連供暖洗澡,官兵形容道:“供暖系統裝了定位儀,如同‘向日葵’,可自動(dòng)跟蹤太陽(yáng)方位,很大限度地吸收光能;遇雨雪天氣,還能自動(dòng)翻轉,避免積雪結冰?!?/span>

          前不久,黨的二十大代表、團政委何正海來(lái)到哨所宣講黨的二十大精神。討論交流環(huán)節,官兵們結合強軍十年變化暢所欲言?!靶滦脱策壏粌H防水,還輕便保暖能吸汗”“供暖系統節能環(huán)保,能為哨所提供全時(shí)服務(wù)”“‘科技+’跑出保障加速度,守哨官兵暖到心坎上”……

          哨長(cháng)田間談起自己的一次親身經(jīng)歷。今年年初哨所遭遇罕見(jiàn)暴風(fēng)雪,深夜,積雪壓斷了電話(huà)線(xiàn)?!霸绞菒毫犹鞖庠饺菀壮鎏厍?,與上級的通信聯(lián)絡(luò )一刻也不能斷!”田哨長(cháng)帶著(zhù)中士陸意、李陜云立即出門(mén)檢修。風(fēng)雪太大,他們只能沿著(zhù)電話(huà)線(xiàn)一點(diǎn)點(diǎn)匍匐前進(jìn)。修復斷點(diǎn)“爬”回哨所后,他們的衣服褲子已經(jīng)上凍,作戰靴根本脫不下來(lái)?!靶姨澤谒锖軠嘏?,戰友們迅速為我們做保溫處理,才避免了凍傷的發(fā)生?!?/span>

          “冬天上哨,戰士們關(guān)注的就是保暖與供氧?!苯又?zhù)哨長(cháng)的話(huà),殷思遠如數家珍說(shuō)起哨所變化,觀(guān)察哨雖小,卻配齊了罐裝氧、便攜式吸氧儀等,不但巡邏執勤時(shí)可以隨時(shí)補氧,巡邏歸來(lái)也可以舒舒服服地吸上一會(huì )兒氧氣,既緩解疲勞,更養精蓄銳。這些年,哨所再也沒(méi)有官兵患過(guò)肺水腫等急性高原病。

          本組稿件由本報特約記者李國濤、通訊員張宇毫、張照杰、王圣堯采寫(xiě)。

          本版照片由哨所官兵提供

          圖①:哨所戰士維護保養新型太陽(yáng)能供暖系統;圖②:巡邏歸來(lái),戰士在宿舍休息;圖③:官兵在哨所綠植旁讀書(shū);圖④:風(fēng)雪過(guò)后,積雪被戰士們砌成雪墻;圖⑤:哨所官兵種植的水培蔬菜郁郁蔥蔥。


        本文網(wǎng)址:http://www.lazynews.cn/news/596.html

        相關(guān)標簽:太陽(yáng)能供暖

        最近瀏覽:

      2. 在線(xiàn)留言
      3. 手機網(wǎng)站
      4. 欧美大尺度禁片露器官电影观看|国产永久免费高清动作片www|精品一区二区三区|久久国产精品免费|国产精品天干天干综合网